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百科 > 姑姑伯伯分走我爸40万赔偿金,霸占我家房,如今竟要我给奶奶养老 正文

姑姑伯伯分走我爸40万赔偿金,霸占我家房,如今竟要我给奶奶养老

时间:2024-06-15 16:21:19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百科

核心提示

佛山市各区品茶工作室-佛山市海选-佛山市海选工作室

1

下班后,姑姑我刚走到小区楼下,伯伯爸万便看到了一群既陌生又熟悉的分走房今人。

“娜娜呀!赔偿你可算回来了,金霸竟我们在这儿等你半天了。奶奶”着急上前与我寒暄的养老,是姑姑我的亲姑姑。

自从我爸去世,伯伯爸万我妈领着我回姥姥家住后,分走房今我们已经十多年未见了。赔偿

她虽比以前苍老许多,金霸竟但脸上那刻薄样,奶奶却是养老只增未减。

“姑……姑……”我结巴地上前打了声招呼。姑姑

“我的乖乖,你比以前漂亮多了,听你姥姥家的邻居说,你如今工作不错又嫁得好,姑姑打心底里为你高兴。”

姑姑说着,双眼勉强挤出了几滴眼泪。

我刚想解释,那都是瞎传的,我现在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打工族。

谁知,又一个急切的声音出现在我耳旁:“娜娜呀!不光你姑高兴,大伯心里也替你高兴。好多年不见了,都长成大姑娘了。”

这次说话的是我的大伯。当年就是他说我是个闺女,不能继承我爸的遗产,非要把他家的二堂弟过继给我去世的爸爸,趁机霸占了我家刚盖好的楼房。

大伯跟我说话时,其他人也都围了上来,有姑父、大伯母还有两个堂哥。

这么一群人同时出现,我料想肯定没好事。



2

果然,片刻后,大伯父告诉我,奶奶这几年身体不好,想让我回去看看她老人家,顺便分担一下养老的责任。

我一听,头都炸了。

十年前,我爸在外出的路上,不小心遭遇了车祸,那年我16岁。

我妈哭得死去活来,根本没心情处理赔偿事宜。于是,家里由大伯和姑姑出面与肇事司机周旋。

肇事司机不想承担刑事责任,选择私了。他承诺赔偿给我们80万。

拿到钱后,大伯和姑姑并没有直接把钱给我妈和我。而是召集所有的亲朋好友,开了一个会。

“这钱是用我弟的命换来的,我不想让它落到外人手上……”

大伯和姑姑一再强调,我妈肯定会再嫁。而我,早晚也会是别人家的人。所以这钱只能给我们娘俩一部分。

“这是20万,足够把娜娜养大成人了。”大伯和姑姑自作主张给了我们母女20万。

3

我妈不同意,大伯母和姑姑轮流用拳头让我妈屈服。

爷爷奶奶当然也跟他们沆瀣一气,根本不管我们母女的死活。

“这是一份协议,麻烦签一下字。”

我妈拿着协议,迟迟不动笔。

因为上面写到:我爸的赔偿金分成4份,爷爷奶奶20万,姑姑家20万,大伯家20万,我和我妈20万。除此外,我家刚建好的楼房,也要过继给二堂弟。

条件是爷爷奶奶的事,我们娘俩不用管,生不养,死不葬。

尽管协议内容很不公平,但是在大伯和姑姑的胁迫,还有亲朋好友的见证下,我妈还是无奈地签了。

一式三份,我们双方各自保管一份。剩下的一份由我爷爷的哥哥——我的大爷爷保管。

签完合同的第二天,妈妈带着我回了姥姥家。

我妈用那20万,供我读完了高中和大学。

研究生毕业后,我考了公,并和同一个单位上班的老公结了婚。目前的生活还是蛮不错的。



4

这十年来,我和“爸爸”这边的亲人,彻底断了联系。

原以为,我们会永远没有交集。

没成想,才10年,他们便找上门来,而且一来就丢下一个炸弹。

姑姑说,这十年来,因为思念我,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差,时不时需要住院。

“孩子,你奶奶这是心病啊?”姑姑哭着说。

但也太敷衍了点吧!就算演给我看,眼药水滴得还是有些少。

我在心里暗笑,“思念”这个词从何而来?

“姑姑,有时间我会去看奶奶的。”鉴于一堆人在楼下哭哭啼啼,我想赶紧打发他们走。

“不用有时间,现在就走吧!”

说着,也不管我愿不愿意,一众人把我拉到了车上。

一个小时后,我便回到了奶奶的家中。

“娜娜呀,我的乖孙女……”奶奶尽管躺在床上不能动,但还是一直示意我坐到她身旁。

我象征性地凑近了些,她一把拉住我的手,把我紧紧抱在怀里。

“孩子,这十年来,我是日日做梦都会梦见你。”

我的天啊!这一家人,不去当演员太可惜了。

5

奶奶家与姥姥家不过数十里,就算骑电动车,也不过20分钟的路程。

她那么想我,怎么不来看我?

“娜娜,你看奶奶如今这样了,再也不能给你做好吃的了。”奶奶说着,使劲敲打她那条没啥感觉的腿。

别演了好不好?拜托!有啥话直接说就行了,我听着呢!

果然几分钟后,“娜娜,奶奶如今这样了,你爸虽然不在了。但你还在,你得替你爸承担起照顾我的责任。”

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!

“奶奶,当初咱们签好协议的,你以后的生老病死跟我无关,你忘了?”我质问奶奶。

“有这回事吗?”奶奶抬头问着爷爷、大伯还有姑姑。

他们全摇着头。

“你看看,根本没那回事,你那时年纪小,肯定记错了。孩子,生养之恩不能忘啊!要不你爸在九泉之下不会瞑目的。”

这又搬出了我爸。



6

有些人的无耻,你真的预料不到。他们可以颠倒黑白,可以信口开河。

我嘴上暂时先答应了下来,要不他们不让我离开。

回家后,我让我妈找出了当年那份协议,又跟着我妈去找了大爷爷。大爷爷这些年跟着他的几个孩子在城里生活,找起来跟大海捞针一样。

好歹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终我们还是找到了大爷爷。

大爷爷是个明事理的人,也觉得既然签了协议,又来道德绑架这一套,太无耻了。

我再次回奶奶家时,用大喇叭把全村人都叫上了。当着全村父老的面,我拿出了两份协议,又有大爷爷作证,他们的计划落空了。

“你们不得好死。”这是大伯和姑姑送我的话。

我收下了,同时也在心里回赠给了他们。

明明是他们想推卸一部分责任,却把我说成了坏人。

我爸爸用生命换来的钱,却成了斩断亲情的刀!

我有些想不通,在金钱面前,真的没亲情了吗?还是只是有些人如此?